愛秀潮流
當前位置:主頁 > 情感 > 隱私 > 圍城故事 > 2020年的一夜后 我做了6年可恥二奶

2020年的一夜后 我做了6年可恥二奶

時間:2019-05-20作者:愛秀潮流

認識張大成是在1997年,那年我剛滿18歲。那是一次朋友的聚會,不習慣熱鬧的我,靜靜地坐在酒吧的角落里。

看著眾人跳舞、喝酒、劃拳,“你怎么不去和大家玩?”我抬頭看了看,是一個相貌溫和的男人,他手里端著半杯紅酒,正笑瞇瞇地望著我。

禮貌地站起來,和他打了個招呼。我說不喜歡和陌生人聊天,也不喜歡湊熱鬧。他說了句“沒關系”后,就在我身邊找了個位子坐下。

原來他也是個不愛熱鬧的人,想到這里躲清靜。兩個人相互用眼神交流了幾個來回后,各自打開了話匣子。那天晚上,我們聊得很開心,工作、生活、朋友、家人,越聊越開心。聊天中,我知道他是登封一家耐火材料廠的銷售員。

2020年的一夜后 我做了6年可恥二奶

聚會結束時,我們相互交換了聯系方式。我就覺得他像一個大哥哥,沒想到后來會發展成情人這種關系,畢竟我們的年齡相差太大。

從那次聚會之后,他就經常打電話給我,問我工作如何,身體如何,有時還單獨請我吃飯。他是搞銷售的,經常出差。

每次回來,總會給我帶些好吃的土特產或小紀念品。第一次接受他的禮物時,我腦海中曾閃過一些不好的東西,但很快就被他那句“把我當大哥就行了”的話,打消了顧慮。

轉眼幾個月過去了。一天晚上,我們在一起吃飯時,大成顯得悶悶不樂,在我的追問下,他說老婆這兩天一直和他鬧離婚,兩個人早就沒了共同語言,夫妻關系名存實亡。

他也想離,卻因為孩子,下不了狠心。我隱約覺得他說這些話,是為了讓我聽,但我還是站在一個朋友的角度勸他,為了孩子,和老婆好好地過日子。

那年年底的一天晚上,天氣異常寒冷,我獨自瑟縮在租來的小屋里看電視,感覺孤獨極了。突然,電話鈴響了,是大成打來的。接下來,我們就超越了最后的底線……第二天腦子清醒后,我覺得很對不起大成的妻子,有一種做賊的感覺。但大成卻說,他的心早已給了我,根本容不下妻子。


如果妻子再鬧,他就離婚,和我一起過快樂日子。可不管他怎么說,我仍感到了不安,思前想后,覺得破壞別人的夫妻感情,是不道德的行為。

幾天后,我仍無法說服自己,給大成留了一封信,偷偷跑到廣州打工。本以為一走可以了卻所有的事情,沒想到自己根本割舍不了對大成的思念。

每當夜深人靜,我總會躺在床上胡思亂想,腦海中不時浮現出大成將我摟在懷中的畫面,那種溫暖和甜蜜,像磁石一樣吸引著我,無法擺脫。我不知道和大成之間,該如何了結。

不到一個月,大成就打聽到了我的下落,他追到廣州,苦苦哀求我不要放棄他。看著他消瘦的面容,深陷的眼窩,我放棄了堅持,跟他返回鄭州。

我知道,這次回去,意味著把命運全部系在了大成的身上。大成沒讓我再去找工作,把我安置到他新租的一套大房子里。

他說會對我負責,以后有錢了會給我買新房子,會安排好我的生活。涉世不深的我,從此徹底迷失在他的激情中。

和大成同居不到3個月,我就有了身孕。當時我矛盾極了,大成非讓我把孩子生下來,可我不敢,一想到孩子將來的身份是私生子,一出門就會被人罵成“野種”,就渾身打哆嗦。

大成為了保住孩子,幾乎天天陪在我的身邊,他說,只要我把孩子生下來,他可以給我名分。問他為什么不在孩子生下來之前,跟我結婚,他說孩子不生下來,就無法確定是不是他的,也無法逼妻子離婚。

一個月后,趁大成外出聯系業務,我到醫院做了人流手術。大成回來后雖然大發脾氣,但架不住我的哭哭啼啼,只好作罷。

2003年,大成的生意越做越大,獨自開了一家橡膠廠。他讓我到廠里當保管和出納,說是幫忙。每個月除了正常發三四百元的工資外,大成還私下給我補貼1000元錢。

后來,我和大成的關系在廠里公開了,奇怪的是,他的妻子從未到廠里鬧過,他的家人對我都很客氣。

大成的姐姐是廠里的業務主管,每次見我和大成出雙入對,她不僅不反對,還把我當成自家人一樣,經常讓我到她家里吃飯。

大成陪我回老家兩次,不過都是以同事的身份去的,雖然他很想對我家人挑明我們之間的關系,但都被我阻止了。2003年年底,大成以我的名義,買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

我那時想,日子要是能這樣過下去也不錯。但漸漸地,我發現自己已經掉進了大成早已編織好的陷阱。

大成一直逼我給他生一個孩子,但我卻不愿意。說實話,我早已暗自下了決心,只要一天沒和他結婚,就不會給他生孩子,我知道,女人一旦有了孩子,就再也沒有從頭再來的機會了。

多少次,我憎恨自己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從來都不敢想像未來。每當看到別的女孩戀愛時如癡如醉,而我卻在不懂得愛情時,就稀里糊涂地成了一個比自己大25歲男人的情婦,成了一個永遠也見不到陽光的“二奶”。

看大成天天把生孩子的事掛在嘴邊,起初我誤以為他非常喜歡孩子,但慢慢我才發現,他讓我生孩子的目的有兩個,一是妻子給他生了兩個女兒后做了絕育手術,不可能再生孩子了,想讓我再給他生個男孩,給他們家傳宗接代。二是想用孩子,把我拴在他的身邊,永遠占有我。知道他的企圖,是一次偶然的機會。

那是2004年的春天,我跟大成去外地參加春季訂貨會。在陪一個老客戶吃飯時,大成喝多了酒,我怕他失態,就勸他少喝兩杯,大成認為丟了面子,當著客戶的面,罵我不知天高地厚,說包我,就是沖著我年輕,將來能給他生兒子,否則早就把我踢開了。


他不知道,我當時已經懷了兩個月的身孕,因為這是第六次懷孕,醫生勸我不要再做人流手術,否則會有生命危險。

我好不容易才說服自己,留下肚子里的孩子,可突然間聽到他的酒后真言,我害怕了。參加完訂貨會回來,我的心情一直很糟,常常在夜里哭醒。

經過反復思考,我決定離開大成,當時,胎兒已經發育到第三個月。那天下午,我沒叫任何人陪同,獨自去醫院做了人流手術。

還會再給我買一套房子,如果給他生一個兒子,他還會再給我50萬元。我已經聽慣了他的花言巧語,再也不會上當受騙。

在一個下雨的夜晚,我帶著簡單的行李,跑到了強子在鄭州西開發區的新租房處。和強子在一起,日子雖然過得清苦,但卻很充實。

我們兩個人都在外面打工,一個月的收入加起來有1000多元錢,在過去,這點錢不夠我做幾次美容,可現在,我們要用這點錢付房租、買柴米油鹽,還要積攢一部分結婚用。

一年很快過去,雖然大成多次勸我回到他的身邊,但都被我拒絕了。面對他“不回去,就把丑事揭出來”和“找人毀了你”的威脅,我沒有畏懼,卻增加了對他的鄙視。

今年6月份,我去大成給我買的房子里取自己的東西,沒想到拿鑰匙開門時,發現鎖已經換過了。我打電話給大成,問他為什么要換鎖,大成說,既然我已經不是他的女人,就沒有資格住他的房子。當得知他和另一個女人就在屋里時,我竟無法克制自己的憤怒,瘋狂地拿起石頭砸向鐵門……


大成很快就開門出來,一把揪住我的頭發說,再敢胡鬧,就找人修理我。我當時已經失去了理智,忍著揪發的疼痛,對大成拳打腳踢。他很快打手機叫來幾個小青年,把我暴打一頓后,拖到大街上揚長而去。

本來,我回去只想把自己的東西拿走,然后把房產證和鑰匙留到屋子里還給大成,沒想到他竟然這么絕情。被他包了6年,過了6年沒有人格的生活,我不能這么便宜他。

考慮到和強子結婚需要一筆錢,我想把房子賣掉,再租一間大點的房子,然后把自己的婚事好好辦辦。可等我賣房子的時候,才知道我手中的房產手續都變成了廢紙。

大成早在我之前,就通過熟人,以房產手續丟失為名,重新辦理了房產證,并變更了房主的名字。突然間知道了這樣的事情真相,我整個人都快要瘋掉了,不停地坐在馬路邊狂笑,嚇得過往行人都四處躲避……

強子把我扶回家后,說:“趙惠,你該清醒了,房子本來就不是你的,即使大成真把房子送給你,我也不會和你去住的,住在這套用青春和肉體換來的房子里,你難道想一輩子活在恥辱的陰影里嗎?我不想,我有男人的自尊,當初愛上你,并不是圖你有錢有房子,是因為你的心地善良,你記住,只要我們真心相愛,將來一定會用自己的雙手,買下一套好房子的。”

昏昏沉沉地想了一夜,當第二天清晨看到太陽出來的時候,我終于想通了。我開始慶幸,雖然生命中有6年沒有見到陽光,但最終還是逃出了心靈的牢籠,我是幸運的,因為遇到了強子。


與“2020年的一夜后 我做了6年可恥二奶”相關文章
關注熱點:
二奶夫妻分房睡劉海狗啃短發腿長2米神仙褲風水靠山胯寬過膝款連衣裙景甜牛仔穿搭包臀裙迪麗熱巴搭配示范穿搭旗袍陳數搭配白色闊腿褲西裝搭配裙裝風水知識脫單風水妙招扒光強奸毆打墜樓中國情侶辟邪寶物
海南4十1彩票规律图